线

某天下班经过,老法师并没有来,只有右侧一溜的钓鱼人。